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六和彩 > 内容

热门内容

另类解读_文化星期五_中国网

时间:2017-09-21 22:51  来源:未知  作者:admin

  我更愿意用艳丽来形容。是的,犹如一个妖艳的贵妇,漂亮得无可挑剔,风情万种,让人按捺不住。

  按捺不住的,是想花钱的冲动,是享受的期望。面对于这样一个得火辣的城市,若将之当文课题,自然有点煞风景。然而,城市毕竟不是,何况,在其艳丽的外表下,还含有特别的人文意义。

  或于太平山、浅水湾、尖沙咀、中环,跑马地,或惊奇玻璃幕墙里光怪陆离的商业繁华,或赞叹郁郁浓阴下公园绿地的精致漂亮。游走一圈,你便会明白,为何那么多人喜欢。

  的个性魅力,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她商业上的成熟和上的受宠。人常自嘲为“经济动物”,对于,往往刻意淡漠,惟恐避而不及。这种“冷感”的心态,说到底无非是当年殖民下,当个人经济利益与群体民族情绪冲突时,一种消极的精明与罢了。这种世故,使得人从文化本义上失去了根源,在上迷失了,了百年,尴尬了百年。

  的现代历史,正是源于百年前一场令国人的鸦片战争。面对今日已发生翻天覆地变化的,很容易给人一个,那就是今日的繁荣,好像得益于百年来的英国殖民。这样的论调,或明或暗,曾顽强地存活了很长时间。

  这种可怜又可悲的“殖民情结”,是一种比奴性更的副产品。因为这种情结是于自信建立在别家文明的基础之上。当年,不是有人中国应该再被殖民一百年么?这论调不但可悲,而且是的。一个民族,一个城市的发展繁荣,永远不可能被不平等地依附在另一个民族(国家)的情绪或施舍之上。就如大家的丫头,因为有几分姿色,受些的恩宠,又多赏给些残羹冷炙,就忘乎所以,飘飘然,还以为她过得好,吃得好,并得出结论,要吃好饭,惟一途径就是做。

  性格上呈性和自大性的人,无非是着急,是刻意要与落伍和贫穷界线。有许多人讨厌人,便在于这种群体的。

  人有着一种独特的韧性和天生的投机才能。港人善于钻营,勇于冒险,也是令人叹为观止。纵观那些榜上有名的大富豪,在其资本积累或扩张上,都是让人拍案叫绝的大手笔。

  人会做大,爱做大,敢做大。海洋公园,要造世界最大的,宝莲寺的青铜佛,也要是世界第一。便是那启德机场,也荣列世界三甲。这种性格特点,放在大老板身上,是魄力,而放在平民身上,局限于能力和资本,最后竟萎缩衰变成“好赌”的品性。

  是一个流民的世界,缺乏稳定性的根基,他们的骨子里,不可避免流淌着“冒险”的不安分因素。

  赌风之盛,赌气之烈,我们可以从电影里清晰地感觉出来。而普通的麻风牌风更是源远流长,长盛不衰。在,可以玩,摸六和彩,也可以赌马赌狗赌车赌球,时下,不是有人呼吁把“足球赌博化”,据说有利管理,增加税收,调查表明,“持赞成的较多”,这也算是“群众的呼声”,言称搜集,再作决定。从这个事件可窥一斑,赌在心里的地位与价值。

  是个移民的城市。在移民当中,一部分人是最有钱的,一部分是最没钱的。于是,这个世界有着明显的两面性,一面是纸醉金迷的上层人生活,一面是小混混的刀风剑雨生活。自然,时代变了,经过几十年的整合,阶层已经模糊不清了,但有钱没钱的界线还是格外分明。于是,这个世界便在现实中割裂开来,有钱人上太平山,住浅水湾,没钱人,就只好住格子笼了。然而,在上,却有一种东西又把两者统一起来,那就是钱。大家都在想办法赚钱,赚大钱。

  众所周知,有“亚洲盛事之都”的称誉,亚洲艺术节、艺术节、国际电影节、艺穗节等等,在国际上也都有一定名气。但如你所知,这些节日的举办,更多的是侧重其商业和旅游的经济价值。正所谓:文化搭台,经济唱戏,可算一点不假。而的文人,也未能免俗。我们都知道一个事实,那就是文人能量大,爱,多是商文两不误。金庸,不但武侠小说写得好,同时也是个非常成功的报人和企业家。其他文人也多如此,常兼有各类商界职务,或策划,或董事,或自理公司,或独创报刊。便是些,点的,也多是受聘各大报刊的专栏作家。商界有商界的规矩,上了套的文人,自然无法由着自己的性子来。冷冰冰的商业契约,如紧箍咒一般,像催命符一样,不但了作家创作的,也稀释了文人斗量的才情。大多文章,给人的明显感觉就是“水”得很,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。

  当然,沙漠里偶见绿洲,也有文人,近年来单从移居到海外的,就有二百多名。文人普遍有一个特点,那就是多产,美其名曰“文快如风”。自然,商业背景下的文人,多以“煮字谋稻梁”,实在不容易。

  还有个艺术发展局,对于文化事件及个人,多持鼓励态度,每年都有相当数目的赞助。实事求是地讲,举办的“纯文化”活动,绝不比内地差。平心而论,也有不少在不同领域各有建树的作家。然而,缺少一种大气、持久、浓郁的文化氛围,难以形成特定的人文凝结。于是,的文学,的文人,只好在商业的喧闹和摆弄中,或安逸现状,或疲命生计,不可能“十年磨一剑”,不可能“两句三年得”。若要如此,没有支撑,没有低线保障的文人,只会被这“低效率”困死在体面的西服底下。

  压力的相对紧张,人文的迷失,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创作的严谨和挚诚态度。或切点风干的乡愁,伴些莫名的洋字,沏一杯怪味的文化奶茶,或拾些难考的牙慧,抓把另类的典故,熬一锅混杂的稀粥,描描情绪,凑凑字数,多是他们的拿手好戏。

  记得有人过只有娱乐没有文化,这只能代表某些学院派的看法罢了。娱乐永远都是人类文明的一部分,而且是极其重要的组成部分。时下,娱乐文化成了人类大餐的主要支柱,这是没办法的事。

  一直以来,人偏爱肚子甚于脑子。是美食天堂,世界各地的美味佳肴在此汇集。电影就有许多以饮食为主题的,如《满汉全席》、《食神》、《饮食男女》等。看过这些电影的人,无不惊叹港人在饮食研究上所下的工夫,普通百姓论及饮食也是头头是道。

  舒服了肚子自然容易忘记脑子。对于的饥渴,港人多是马虎应付,以快餐填之,满足于一时的感官刺激。持赞成态度的人说,快节奏的生活、压力巨大的竞争,人的紧张,容易疲惫,寻求一些刺激,放松、解放自己,又有何不可?

  然而,放松其实有更多的选择。文化的营养愈是不良,的代谢功能愈容易损伤。于是,吃惯“文化流食”的红男绿女,便沉浸在搞笑、、、恐怖甚至的喧闹和刺激里,豪门的明争暗斗,的,打打杀杀,倒也图个感官享受、大脑休眠两不误。

  有什么样的观众,就会产生什么样的电影。这个命题的反命题也成立。譬如说的Cult Film,据说在港内港外都很有市场。虽然我们不必把它提升到或民族上来,国外有人需要这样有异国情调的刺激,从人性的角度讲,从商业的角度看,都不难理解,只是需要一点,那就是,这些电影并不代表的全部。

  平心而论,的电影还算争气。近年来,一些演员、导演,纷纷到好莱坞谋求更大的发展。周润发、成龙、李连杰、杨紫琼、吴宇森、徐克、袁和平等,都干得不错。自然,他们多是以“打”著名,观众也多是他们神奇的身段和手法,影响毕竟有限。欲求文化意义上的更深层面的扩展,艺人还有很长的要走。

  在的文化事件中,明星常重要的。从某种意义上讲,群体人格的构架,多是以明星的人格魅力为基石构建的,并且,相当一部分是由演艺明星通过电影角色或个人行为来诠释、完成这种的,如李小龙的侠义和自强、周润发的潇洒与大气、成龙的勇敢与勤奋、刘德华的精明与小心等。他们不但塑造了鲜明的银幕形象,出耀眼的个性魅力,通过大张旗鼓地宣传,加上星迷推波助澜的追捧,某种流行文化特定的导向,便“润人细无声”了。影视中,李小龙、周润发的“侠义”,成龙《故事》中的“忠诚”,现实中影人邵逸夫捐巨款兴教育的“善”,刘德华影迷学习的“爱”,在无形中都彰显了娱乐之外的力量。在紧要关头,那些艺人,常以文艺的形式汇聚人文的力量,对于这种东西,不要总以“作秀”一言蔽之,相信艺人的真诚,来一点儿暖暖的,不是很好吗?

  谈及的气质,我们不能不提到梁朝伟。他的忧郁气质绝对不属于,但却是一直心驰神往的。这源于人的“旧上海情结”。人历来对上海抱有莫大的好感,惟一有自家人的感觉的便只有上海人。

  王家卫的《花样年华》,把这种情绪以一种桔的记忆呈现在亦真亦幻的里。这部影片的最大成功并不在故事本身,也不在结构手法,而是在情绪的演绎上——旧上海的情绪演绎。这种情绪,在于精致,在于冷艳,在于文雅,在于感伤。听听旧上海的歌曲,翻翻旧上海的故事,你会恍然大悟。对于旧上海的电影解构,王家卫无疑是相当成功的,他触动了人那根微妙的神经。惟一可与之相比的,便是《红玫瑰与白玫瑰》。自然,后者的故事要比前者更成功,更有韵味。《花样年华》虽没有后劲,但颜色更加诱人,更有情调。相比之下,张艺谋的《摇啊摇,摇到外婆桥》,虽然气势宏大,却无法让人喜欢。这也是没办法的事。

  虽然的娱乐文化非常发达,但缺乏一种原创性的气质,缺乏一种文化嫁接的精巧技艺。其文化作品,无论音乐、影视,模仿的痕迹都非常明显。的文化品位不高、口碑差,也源于此。如何学习,如何创新,似乎更应该向日本、韩国学习。要学得精髓,掌握方法,走出简单模仿的窠臼,单纯抄袭的,那么,的流行文化将更漂亮,走得更远。

  娱乐再繁荣,影视再发达,也只是现代文化的一方面。欲求承载一个宏大的国际都市,这些还远远不够。当然,城市文化的特色,也不需要面面俱到。的娱乐文化,潜力最大,也最适合的个性。我们不需要重造,或只需要校正一下航向,也许很快就会走进一片新天地。否则,总跟在别人后面瞎转悠,是不会有多大出息的。

  在一种状态下呆久了,便会,不正常变成了正常。港人虽有这样那样的牢骚,但大致还满意时下“马照跑,舞照跳”的生活状态。灯红酒绿,纸醉金迷,感觉一直良好的,继续张扬着它的繁华,于它的风情。

  窃喜的,惰于的自醒,加上稳定,经济富足,使得港人更容易在“知足常乐”的中,在花色丰富、营养单调的文化快餐里满意地过活。人生万象,万象人生,就这样循环于简单甚至有些枯燥的命运轨迹上。外人眼里的水晶球世界,也有些滑稽地凝滞于嘈杂的喧闹之中,缺乏厚重的人文铺垫,罕有大气的导向。,只能有些无奈、有点不甘地陷在的泥潭里。

  生活在继续,也在前进。这颗璀璨的东方明珠,在成功地竖起现代文明的牌、骄傲地一扇面向世界的东方之窗后,面对新形势、新局面,无论商业还是文化,都迫切需要更深意义上的突破。不谈其他亚洲三小龙的重新崛起,不谈东亚其他城市的暗自较劲,单单一个“野心勃勃”的上海,已让感到逼人的压力。欲求维持城市的荣誉和地位,就必须奋起,从更深广的层次、更精确的视角来审视,突破,重新塑造一种更别致、更大气的城市文明。只有内核得以改善,人文得以雄起,一个崭新的才会在痛苦和自醒中。

相关推荐